楚诗

我爱宋凌!!!
这里尽絮,
沉迷舜远的东国人,就读于第五音附中[不可能的],特别懒,别指望我能有多勤快,小学生文笔,是个智障。
中v/时之歌/天行轶事/兄坑/凹凸
中v阿绫本命,主吃南北龙言
时之歌尽远痴汉,主吃舜远维赛
欢迎同好扩列
以及,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小天使,我这个辣鸡居然有人喜欢啊QAQ

到啦!超级兴奋啊!!!谢谢 @凌云壮志 我爱你啊!!!!!!!!!!!!!

唠唠嗑…有点负能还有脏话就别看了…

我是一个小透明,文笔不好,语c小白一个,知道这个圈乱。
欺负两个小姑娘好玩是吧?我可以算是亲友吧,我不觉得怼两个小姑娘赢了有什么光荣的,有本事冲我们来。随时奉陪。

白祁和秦宴我们护着,她们都是宝贝。

烛火蓑衣-无畏。:



您好,我是寒烛衣,叫我老寒就成,是个半吊子的小咸鱼画手,请多多指教。








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找到了我一直抵触语C的原因。










什么人都有,年龄,心智,处世经验交往能力,还有个人的三观,每个人都不一样,却为了一个圈子用语言去拼凑出最完美的自己给别人看。


其实也挺好的,平时大家聊聊天玩玩梗写个短打摸个戏什么的,挺好的,都挺好的。


但是吧,谁都不知道不熟悉的对面那个人皮下是真正的样子是吧,我是指老铁亲友之外那些群里的如同圈友。只跟你聊过几句的听亲友说过你的那种。
语C圈怕不是都要皮气正,那才叫爹,那才叫大佬,叫太太,不看实力不看人品啊,气正就好。


哦豁那可不得了了,一言不合就撕逼啊。


今儿个咱就来说说这样的一个人。


您说这人儿他厉不厉害,这个人那他自个儿一个人撕他不好受他不得劲啊。他在墙上截图,领着他的亲朋好友一大家子去挂人家啊。
但是这人儿吧,他潜意识是知道自己当初逼着人家退圈完了又死皮赖脸哭爹喊娘求哥哥告姐姐的求人家回来,现在又说是人家自己要死要活想回来这事儿,是不对的,说出去怕人笑话,怕人家看客们不站在他这边,他挺聪明,挺会耍小脑筋,他怎么着,他截图截部分啊,他把人家的反驳他话一个一个的截下来,叫人家看客瞧着欸这怎么着,是人家说话难听,人家先找的事儿,他和他的亲朋好友啊是无辜被怼的啊。
好家伙这一发到墙上那可真是太得劲了,明面儿上看着自己那可是有理了啊,这人领着他那亲朋好友在墙上对着那俩小姑娘是一顿丑骂啊,这怎么着,这就叫人觉得他骂也是行侠仗义替天行道。
看看看看,我多厉害,新时代的好少年,见义勇为打抱不平,为圈子清理门户了呐!
那俩小姑娘也挺坚强,自己也有亲友老铁啊,也去了墙上会会那位。小姑娘,受不过气,总要为自个儿讨个说法评个公道是不?但是不成人家那边人可多了去了,好听说什么——有很多哎呦都是圈子里的太太大佬呐。俩姑娘就领着去了一些亲友,对面人山人海的,那招架得住啊。
这人嘴不干净,又偏偏懂得些这撕人的门道,扒人家黑历史,扒那些小姑娘不愿提起,已经丢掉的曾经的事儿,给那俩小姑娘骂的,哎不对,不能叫骂了,这叫逼呀!逼什么?逼人家俩小姑娘退了这个圈子,那话里藏着深的,是逼着这俩小姑娘去阴曹地府啊。


您给评评理啊,这叫事儿吗?
这不叫啊。
这能是人干的事儿吗?
这不能啊。


我也就在这儿说开了,白祈,秦宴,也就是那两个被怼得小姑娘,一个是我心肝儿宝儿,一个是我很重要亲友,我护短,但我也理智,我知道你们想维护自己的圈子,这挺好的,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人都会这样,但是我转头想了想,抛开白祈的对象秦宴的亲友这些个身份再来回头看这件事,我会怎么想,我还会站在她们两个这边吗?是的,我依然会站在她们这边。


我给我自己的亲友看这件事,不给他们说这被怼的是我亲友我对象,让他们冷静分析,他们也都表示会站在这边,都是现实中的同学和朋友,有的连圈儿都不混不懂,这里就不点名道姓了。


我是圈外人,是个破画画儿的,画也入不了别人的眼,人也没什么名气,想着平平淡淡的,在社交网站上画个画,聊个天,和亲友们该玩玩该闹闹,现实生活养养狗撸撸猫,偶尔玩个游戏吃个零嘴儿,做个遵纪守法老老实实的普通学生,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挺好的,不想去惹什么事端,管网上那些事儿。


我也说了,我是个只会画画的外圈人,语c这样的圈子那些圈圈绕绕的规矩我不懂,多担待着点。但是这事儿吧,都闹到别的圈儿了,您别急着反驳我,这事儿在sot绘圈里不光我一人儿知道,您呐,就自个儿掂量掂量这事儿的分量吧。


我说的这些话,您们呐也别往心里去,就怎么着吧,别只在字里行间挑骨头说我冷嘲热讽骂你们,自个儿好好想想,在心里头寻思寻思,我到底想说什么,说你们什么,你们到了这一步该做什么,好好调整自己的情绪,让脑子歇会儿,都多大的人了啊,别一天到晚呢,老想着捅别人家那点儿什么事儿,丢不丢人啊。


说到底,语c,语言cosplay,跟cosplay一样,不都是想离喜欢的角色近一点啊,还能提升文笔,这不挺好的吗,所以就请你们好好想想自己现在离自己皮的角色到底有没有近一点了,考虑考虑角色厨的感受啊,还皮队长,皮尤诺,皮殿下,哎呦可别了吧就你们现在这模样这素质,一群十六七八的老大姐怼人家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怼得那叫一个乐呵,我的亲娘咱行行好别给人家尽远尤诺还有舜丢人了成吗,你们不要脸人家还要啊。


是吧?


这话说到这里,我也不想再说些废话了,您看着也费事,就一句话,圈子是大家共同的圈子,真心喜爱它的人都会努力去守着它,即便像我这种闲散人也是一样的,时之歌又比较特别,大家都是看着它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所以希望都收收心,别整天想着搞事搞事搞事,让它一步步壮大,才是最重要的。


看了这些那几位要是还觉得浑身不得劲,没事儿您就来怼我,那俩小姑娘年纪还小经历的不多,您这样非但不会教导她们还会适得其反,我看着心疼。
您就尽管冲我来,这儿马上就高中生了,您要是想狂轰乱炸,咱撑得住。没准儿还能给您堵回去。顺便跟您说说理儿。


您说是不?

请不要把他人的痛苦当做笑料

拿这种事当笑料,有意思?垃圾一样的行为。

赶稿赶作业模式的维尼:

恕我直言,这样的人,都是垃圾。


凌云壮志:



那什么。




一上午下来这件事了解一下,最受不了的还是把别人的病当玩笑。




如果一个人很认真的,不是故意要引起您的注意,只是客观提起,说自己有怎样的疾病,也许是一些您自认为见过太多而且并不能理解发病缘由的心理疾病。不要,不要,不要直接说人家只是为了博同情,很多人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哪里不好,是因为信任您才跟你说出来的,有些病真的很常见,而不是所有人都在骗您,不相信就不相信了,不要当做笑料谈资,这种事不应当是一个三观正常的人做出来的。拿别人的病开玩笑,恕我直言,这才是真的有毛病吧。




包括家暴等一系列您听说过但您并没有经历过的事。不要,不要,不要一味以为人家只是在开玩笑。有些也许只是噱头,但有些又可能是真实的。在您自身没有体验过被血亲因为一点小事就在大冬天踢出门外,没有体验过被血亲拿着刀子比划,没有体验过被血亲掐脖子甚至说其指着窗户让你跳下去的时候,不要以为别人只是在开玩笑。




我认识身上发生了这些可怕的事的孩子,甚至说我自己也深有感触,那是十分可怕而且根本不能够用来开玩笑的事,甚至回忆起来都会浑身颤栗




无论发生什么,对他人最基本的尊重也是对您人格的尊重。








这件事我实在是在意的很,太在意了,请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当您认识熟识的人发出这样的讯息(甚至心理上的求救),请不要以为那只是在开玩笑是为了引起您的注意。这很过分。




这真的很过分。不要拿他人的疾病与伤疤说事。


混乱善良 我只能做到这个emmm就算我挖坑没人看emmm

凌云壮志:

永远别想搞清一只咸鱼的定位【面色深沉】【??】

因为不是我产脑洞是脑洞溜我啊

脑洞自己产出来  那么戳我 不管是糖是刀是啥啥我只有跪着叫爹一边哭一边写的份儿嘛

不为甜而甜不为刀而刀是窝滴原则!

所以脑洞本身就那个样子不要打我嘛呜呜呜

Muize.lupe:

中立邪恶务必带我一个,楼下少雍爸爸带我飞👇
顺带一提这个转发真厉害!

少雍:

是中立邪恶()

苏我乙树:

我觉得我是邪恶……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男子轻音部日常

天哪,我写了什么辣鸡玩意…… @南池潮孑_Fasila 点的乐队pa,我对不起发发,没写好……哭唧唧。第一次有一千字以上,BGM是个好东西x
每行不空一下就不舒服,我这辣鸡排版……

维尔哈伦学院轻音部可以说对校方杀伤力极大,无数高年级不敢踏足,好吧,怎么说的确有点夸张但杀伤力大这真没开玩笑。

全部成员就四人,统称东南F4,由吉他手尽远,主唱兼曲师舜,键盘手兼词作维鲁特,鼓手赛科尔组成,全学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迷妹迷弟无数。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的形容像偶像,请相信我,这是个乐队pa。

搞事就是他们的日常,不然你以为这个社会只有四个人吗喂!

Q:云轩主任,请问你对轻音部有什么看法呢

我?没有看法,要不是舜那小子他爹是校长这个部早废了,天天都有一堆乐器来报销,虽然头疼的是学生会但他们打架我也得管啊,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

Q:界海同学,听说你以前是轻音部的经理人,对他们有什么看法吗,能不能透露你为什么走呢

啊,这个嘛。其实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啦,就是善后太麻烦,毕竟他们每周都要去师父办公室走一趟,而且狗粮太多了吧……

以上就是维尔哈伦新闻社最新报道。

———————————————————

“居然把本大爷说成害群之马,维鲁特我们去拆了新闻社吧!”

很明显,维大少不会陪赛科尔干这种蠢事,毕竟他可不想下次的头版又是他们,专心逗猫。

然后赛科尔找上尽远了,“尽远,单挑!”尽远看了一眼说了句“你怕是个傻子吧。”便没有理会了,但赛科尔要是乖乖听话那轻音部就不会被说成害群之马了,至少不会这么夸张。

这不,想象一下,赛科尔拿刀对着两个菠萝使劲割的画面,割完还凑到尽远跟前来了一句“看,你的刘海被我割了!哈哈哈!”

随着吉他弦一起断掉的还有尽远的理智

“赛科尔!想打架吗!”

“来啊!”

说完便打起来了,维鲁特看着他们打在考虑怎么善后,如何做到万无一失,趁他们闹得不严重停下来。
如果不是舜这时候回来的话。

舜推门句进来就看见在打架的尽远和赛科尔,不被训和尽远哪个重要根本不用想,向赛科尔扔了个菠萝,使劲砸的那种,又一把扯开尽远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赛科尔从小打架哪会被菠萝砸到,拿了尽远的吉他一把拍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菠萝把架子鼓砸了个孔,砸穿了的那种。

“啊!我的鼓!”

完蛋了,维鲁特捂着脸不想看到眼前这个比哈士奇还二的家伙,顺便把当初跟赛科尔表白的自己骂了无数遍。又报废了一把吉他和一个架子鼓……

舜倒是满不在乎,尽远没事就行,吉他和鼓算什么,媳妇最重要。

最后他们又被隔壁举报进来云轩主任的办公室,可喜可贺不是吗。

“怎么又是你们,一周进来四次!我让这个轻音部干脆废了好吧!”

“您不敢的。”x4

云.想打死面前这四个人.轩表示他要向校长要求涨工资,早晚有一天他会被气死。

全程无惊无险,要到了新吉他和架子鼓,真是不错第一天。

鬼知道明天的东南F4又要搞什么事,反正云轩主任担责,不怕。



占tag抱歉

就是来点文的,欢迎点梗,庆祝一下20fo了我以为还要几年来着,还欠着老寒一篇来着……cp舜远,文风可以看看我以前写的辣鸡文,质量不高,文笔不怎么样,那两个家伙你们等着QAQ
关爱咸鱼,人人有责。

真不知道叫什么(1)

凌晨产物……其实有写大队长露脸,但根本不能看……于是删了……将就一下吧……小学生文笔……

蜿蜒的小路仿佛没有尽头荆棘丛生,引路人提着一盏忽明忽暗的老式宫灯在前带路,虽然眼睛被遮住却与走在平地无异,甚至比舜走的还要稳。

舜在她身后一声不吭没有半点焦急的样子,仿佛只身前往那座被称为龙的陵寝的森林不是他,而是与他毫不相干的人。
……
不知过了多久引路人终于停下来了,她没有转身而是抚摸小路尽头的巨大石碑,虽然看不成神情却也能感觉出她的虔诚。
如果上面刻画的不是像小孩涂鸦似的怪鸟会显得更真实些,现在这画面着实有点…奇葩。

“殿下,决定好了吗。”

她微微转过头问了问身后的皇子,其实她知道不管她问不问舜也会进去,欧德文家的孩子一向如此,任性又耀眼。

她也懒得多说废话,找出令牌开了大门,移开几步让皇子进去,她不知道这次进去的人能不能回来但她也没有兴趣知道,几千年下来没有几个人能出来的,她已经麻木了 。

参天古木随处可见天空被枝叶遮挡只撒下一点斑驳的阳光,脚下的枯叶被踩得咯吱咯吱响,一路下来这样的景色就没变过如之前的小路一样看着没有尽头的样子 。
舜也只是觉得无趣,他是来寻找妹妹弥幽的。

虽然大祭司的占卜从未靠谱过却也不得不信,毕竟这是唯一的可能性了。




沉迷墨镜势力哈哈哈
小弟:大哥,我们今天去哪里砸场子!
私心舜远维赛,一个太太说东北国负责静美如画,西南国负责动若凶器,然而我没p西北/魂

不知道叫什么x


*小学生文笔
*私设应该挺多
无视我的排版,太太们要看的,别怪我,入坑时写的第一篇文,含微量维赛,顾一一这名字来自以前闺蜜圈名x

顾一一很喜欢这家名叫时之歌的店,点上一杯咖啡就能坐上一整天。发呆也好,写作业也罢,这里很舒适,仿佛能带走她一身的疲劳。
店长尤诺先生是一位很温柔的人,不过总是外出,留下名叫-名界海的男生看店,听说他来自南国,作为交换生来到东国。
其实顾一一也不知道怎么找到这的,只是不小心触发了一个传送阵,仅此而已。她也很庆幸没被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找到尤诺店长打听清楚情况就成了这的常客。
顾一一总喜欢和其他客人聊天,尽管大部分连个眼神都不想给她。不过总有几个脾气好或自来熟的不是吗?比如说赛科尔先生,还有某只烦人的怪鸟(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食物
不过她最在意的还是天天来并且准时得跟上班打卡的尽远与舜,两人长得帅,声音好听,且还每次都提着几大包食物,想不注意都难。听界海说是来找那位沉默的弥幽小姐的。
不,也许顾一一在意的是两人过于亲密的态度。后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了界海后得知两人是恋人后她“果然如此”的表情一整天就没变过。
见识到了两人只有因为看见对方才露出的宠溺笑容,为了对方亲手准备的礼物送出去时一方的喜悦,以及争吵不久后默契的相视_笑后再合好,顾一一总会激动很久,并感叹为什么这么甜。
再回过头来看_眼身后占了整个长沙发的赛科尔,脑海中只有“为什么都是恋人你和维鲁特画风就这么奇怪?!”的念头。必竟为了一块巧克力就能吵起来而且弄出“巧克力和我谁重要?”“巧克力。”这种对话的情侣她只能说活久见。
顾一一表示还是舜远这对赏心悦目。


墙壁

时之歌深夜60分的梗,短小,以及在这祝毕业党们考上理想的学校w
啊,文风和不ooc是啥,我不知道也做不到,依然是小学生文笔……
今天也是痴汉的一天啊。

我第一次去舜他们家时着实吓了一跳。
客厅的一面墙上挂着满满的照片,从他们小时候到现在,单人的,还有合照。
这是舜的杰作,提起这些舜是相当自豪的,从眼神可以看出,啊,抱歉,我眼睛有些疼……

大部分照片他也能说出当时的大致情况,记忆力有的惊人了,舜。
说起尽远便没完没了了,他恨不得把世上所以美好的词语用在尽远身上,两人确实相配,这是从我初见他们那时就定下的结论,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默契。

“这张是刚认识不久拍的,那时他还是一木头,话不多。”
“看这张,那时他终于有点笑容了,当时我还以为他不会笑的。”
……
“感情超好呢,很羡慕啊我。”
“会遇到的。”
“怕是找不到尽远这么好的。”
“那是,我媳妇嘛。感情这事急不得。”
我又看了许久墙上的照片,有一张很显眼。
“哇,这张手上是戴的戒指呢,平时也见你戴着的那只!”
“是啊,特意拍的。”
纯银的,只有一些简单花纹的对戒,两只手紧握着。
“很棒啊,我也想学学你们了。”

响起来开门声,哦,是尽远回来了。
“尽远,我想你了。”
哦,这才出去多久,也许下次来得戴副墨镜。一见到自家媳妇就扑,嘛,感情真好呢。
……
我拨通了室友的电话,
“喂,终于接了!求你,快给我送副墨镜来,眼睛快瞎了,牙也挺疼……”